实不遑多让
2021-05-29 17:12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不仅如此,从这两年所呈现的胶着现象看,诸如:台湾民众平均薪资降至16年来的最低水准,显示经济沉痾极深;超额储蓄率创下24年新高,凸显投资动能困阻;假油及排污事件中暴露大企业缺乏社会责任,台当局行政效能跌至低谷;大埔案和洪仲丘事件引发的民怨,反映人们对公权力的不信任已达沸点。亦即,台湾所面对的问题,绝对不是一时的现象,而是长期的转型未遂所产生的危机。就这点而言,台湾如果不努力思考全盘的对症下药之计,并及时推动落实,却以为政党轮替或换人执政即能使台湾走出困局,恐怕只是妄想。

台湾《联合报》1日发表社论说,站在2014新年的门槛,回顾刚刚走过的2013年,除了感觉有些狼狈、有些失落、有些愤怒,也有一股莫名的忧伤:为何时光不断推进,而台湾却依然留在原地?

全球的时钟已经来到2014年,但台湾的时钟却没有完全同步跟着移动。核四的存废还停留在去年2月执政党提出“公投”之议的时刻,两岸服贸协议停留在半年前谈判完成之日,年金改革仍停在8个月前法案送进“立法院”之时。不仅如此,我们大企业赚钱的算盘还停在经济起飞年代的思维,所以台湾劳动薪资还停留在16年前的水平;马团队治理还停留在“高学历万能”的想像,在野党的杯葛手段则停留在“再怎么野蛮”的层次。

这两年台湾的迟滞不前,马英九当局当然难辞其咎。其一,整个台当局团队的前瞻和活力不足,无法开拓新局;其二,“内阁”的同质性太高,思考问题的方式太单一;其三,将大量时间与力气投入仪式性的工作,却甚少看到精辟的分析及一针见血的决策。更严重的是,马英九当局坐拥庞大的财政资源,假装自己有能力解决各项问题,却浑忘了有时必须就教于民间的才智之士,有时必须藉助社会的力量,有时更必须召唤民众的意志支持。这样一来,台当局俨然一直站在人民的相对面,实愚不可及。

反过来看,近年许多民众动辄将一切不如意都归咎台当局,把任何大小过失都怪罪到马英九头上,其实也并不合理;这除了助长偏见,也让问题的面貌愈发扭曲,难以求得正解。以核四存废、服贸协议、或年金改革议题为例,均涉及不同选项间的利弊得失评估,甚至台湾长短期的发展选择,以及跨世代的责任和义务,这需要民众更深的参与与更大的理性思考。然而,在野党动辄把复杂的“问答题”变成简单的“是非题”,悬置了人民理性的思考与反问;在这种情况下,这些问题持续无解,能都怪马英九无能吗?

(责任编辑:袁霓)

社论最后说,在迎接新年到来的同时,请大家想想台湾没跟上时间的那些脚步吧!

迎接新的一年,原本应该说些鼓舞人心、策励未来的话语;但对于台湾方才气喘吁吁仓皇度过的一年,马上要说出“明天会更好”之类的台词,未免太不真实,也太不诚恳。事实是,过去一年,政治的僵峙、经济的迟滞、社会的纷扰都较前一年尤有过之;甚至可以说,2013几乎是步着2012的后尘而行,整个台湾全年就被几个事件的鬼魅纠缠,脱身不得。社论说,这是台湾流年不利,还是人们因应问题的态度使自己陷入困境的循环?

去年一年留在人们记忆中的大事,不外乎洪仲丘事件、大埔抗争、假油事件、排污事件以及关说案引发的“九月政争”;每个事件纷扰少则近月,多则绵延数月不休。较之2012年沸沸扬扬的美牛事件、油电双涨、文林苑抗争、证所税风波、年金争议等五大事件,实不遑多让。包括连续两年经济增长率一再下修,最后陷入“保一”的挣扎,即使台当局推出规划已久的自由经济示范区,都无法燃起民众振奋的心情。

更多台湾经济资讯请点击此处

社论指出,2012及2013,原本是外界寄望甚深的两年。原因是,这两年没有选举的政治因素干扰,马英九也已无连任的后顾之忧;理论上,这应该是台当局最能放手施为和改革的时刻,因而被称为“关键的两年”。岂料,这样关键的两年,最后台湾竟是在纷扰中验收挫折和停滞,令人哀伤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qianjiu1009.com真人网赌正规平台-澳门拉斯维加斯投注-mg投注记录版权所有